嗨、你好,我是姜佑。
Kuroshin、原創、Konoshin、Harushin推。
伯爵廚/昴流p,繁體。

很高興認識你。

话语顺势攀上窗外牵牛花藤的架子乘风送去远方,香烟散出淡淡浅白的雾气轻飘飘缭绕在男人周围。
青灰偏蓝的眸子透过烟雾映着夕阳漏下的桔色流光,唇角漾起不易察觉的浅淡笑意攥紧了手中尚未清空的烟盒。
土方十四郎呼出烟圈,他倚着墙壁站在屋外,玄关摩擦发出剧烈的嘎吱声音,坂田银时顶着夕阳的余晖晃悠着步伐慢悠悠向阔别许久的万事屋走来,片刻后,土方咬着烟含糊不清地喊了一句。

“走了,那群家伙都在等你呢。”

杀掉了。

我将没有希望的未来杀掉了。

无言缄默的少女歪斜着头穿过浮在空中的星点金光,似萤火虫那般飞舞,带着骇人的笑虚环着虚无的空气,猩红的光带着闪透过未被眼睑覆盖的地方流露出来。

茜色围巾像未能张开的翅膀无力地垂落在制服旁,脚尖蜷起站立在怪异色块中央,帷幕落下,日月被绳索挂起。

“抱歉。”

安全感

⚠繁體注意

—儘管你我之間根本無需多言,僅僅憑藉眼神便能知曉彼此、憑藉觸摸便能分辨彼此。
無論何處。

-

田噛扛著鶴嘴鋤漫無目的地遊走在廢棄的校園裏面,濃郁的橙色映襯著昏暗的油燈在黑暗中亮得驚人,深夜貓頭鷹的叫聲格外滲人,一聲比一聲叫得淒厲。
至少在這個時候,田噛還是挺懷念嘰嘰喳喳吵個不停的平腹,對方晶亮的眸子在對視時最起碼會給予他小小的安全感。

但是他現在不知道去哪裡了。
幽深陰暗的前方給予人無限的遐想空間,靴子碾壓封塵的木板伴隨著嘎吱的聲音,田噛走上了三樓。
忽遠忽近的腳步聲隱約能夠入耳,橙湛的眸子眯起來倦怠於思考的大腦像是上了油的齒輪,轉動起來。

依稀記得…斬島好像在這一層吧。

油燈...

想寫Kuroshin的毒占欲。…

90fo點文

不知不覺已經90fo了,實在是感謝大家的厚愛!
占Tag致歉——。

溫暖.

溺亡在撒满潋滟金色的瞳孔里。

惊愕。
漆黑发丝交织蔓延在洁白布料上散乱着形状,墨色眸子瞳孔紧缩惊讶溢满眼底晕开一抹暗色。扭曲的蛇带着冰凉的鳞片一点一点爬过心底,盘踞于心脏中央陷入沉眠。
星点阳光透过拉到一半的窗帘撒到室内,阴暗又晦涩难明的气息缠绕在伸太郎周围。阴影中蛇瞳亮得惊人,冰凉的,独属于冷血动物的体温隔着衣服似乎也能让他感受得彻彻底底。

他被桎梏了。

沉睡的蛇吐出了与其不符的温热吐息,拂到伸太郎的脸颊使他薄薄的脸皮像气球那样被人吹破,温度急剧升高。忽然耳际敏感地感受到生物的靠近,被人圈住的姿势与睡醒后大脑迟迟未能解冻的双重原因使得伸太郎被动地待在原地。

头发变得乱上加乱,七八根支棱起...

阿爾貝和伯爵這對原作向真好吃。😃

啊啊、烏黑糟亂的未來。

——或許世界正在被誰分解,意欲進行下一次重組。

神明面前擺放的天平永遠是平衡的,一分一毫的輕微傾斜都未曾有過。
-不知道是誰撥動了世界的羅盤,這個恍若輪船的龐然大物偏離了自大的神明預設的航道,直直向著深淵義無反顧。

1.
美狄亞平原常年風雪不息,渡鴉的鳴叫於湖邊生長的人類而言難聽透頂,梵米·卡梅洛特半闔起倦怠的眸子,淺灰色髮絲籠罩於斗篷下掩蓋了冰雪帶來的蒼涼氣息。

厚實的雪地靴踩在雪堆裏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自唇邊溢出的霧氣僅僅溫暖了他不到幾秒鐘便又變得冰涼的臉龐。

“真是無情無義啊,宙斯。”

涼薄的語句從梵米的嘴中吐出,淺色的瞳孔盛滿了睡眠不足攜帶而來的暴虐。他啐啐嘴,耳邊...

1/3